看不看球 ... 成了意大利疫情最严重城市居民的心里包袱

22/06/2020


意大利《华人街》消息:意大利抗疫场景最直抵人心的莫不过3月的疫情高峰期,一列军车在北部城市贝加莫Borgo Palazzo 街道排开,载着千具当地火葬场难以处理的新冠遇难者遗体驶往意大利别处。


时隔近4个月,贝加莫逐渐走出了阴霾,有条不紊的进行着重启工作。但当地民众对是否就快恢复球赛,意见出现了分裂。
2月19日,贝加莫本土球队亚特兰大因为当地球场规模未能达到欧冠赛事场地标准,暂借了米兰的圣西罗球场(San Siro Stadium)作为主场。当晚,超过4万名亚特兰达球迷从贝加莫出征前往米兰,为自己的主队助威。
专家现在估计这场亚特兰大和西甲球队瓦伦西亚之间的比赛导致的新冠病毒人传人,最终带走了贝加莫6000人的生命,并使整个城市成为意大利疫情的中心。
毛罗·奥西里奥(Mauro Ausilio)是那天4万名远征球迷中的一员,他说:“这是俱乐部历史上第一次有资格参加欧洲冠军联赛,我不想错过这一机会。”

亚特兰大俱乐部和贝加莫市民之间一直结有厚实的纽带,甚至贝加莫大省的每个新生婴儿降临后,都能免费获赠一个迷你版的俱乐部套装。
但毛罗·奥西里奥他们完全没有意识到,新冠病毒已在意大利伺伏了数周,就在亚特兰大战胜到访的瓦伦西亚两天后,相隔不远的Codogno镇爆发了意大利境内首次新冠病毒感染。不足半月,场景就变成了百具装有新冠遇难者遗体的棺木挤满了贝加莫当地教堂,数十辆军车带走疲于装运这些棺木。
欧西里奥说,现在意甲重启,亚特兰大会在周日晚上对阵另一支球队萨索洛,但他不会在电视上观看比赛。“最近几个月影响了我们所有人的内心,我认识不少死者。观看亚特兰大球赛会是愉悦的,但少掉了一些曾有的火花。”
居民中有人认为足球的回归象征着在数月苦难之后重回常态的信号,可还有觉得正是历经数月的苦难,所以过早的球赛恢复显得轻率。
奥西里奥的密友迭戈·费德里奇在疫情爆发几天之后,新冠病毒就带走他的父母。费德里奇说:“我知道经济发展却有必要,但是对于那些遭受巨大损失的人来说,我认为现在不是恢复球赛的合适时机。”
疫情期间忙得顾不及头发疯长的贝加莫市市长乔治·戈里(Giorgio Gori)在意大利5月解禁后第一次剪了头。2月19日那天的球赛,他同他的儿子也是圣西罗球场远征军中的一员。
戈里说“很明显,足球的恢复是一件积极的事情,这是一种重回常态的渴望。在几个月后的至暗时刻后,足球能重新带来快乐。”
亚塔兰大球赛重启的同时,贝加莫的检察官收到了新冠病毒遇难者亲属的诉讼。他们认为政府在疫情爆发前期出现了一系列应对不力的失误。

失去了祖父的斯蒂夫诺·福斯科是诉讼团体NOI Denunceremo(我们将控诉)的创始人。
“我希望足球比赛不会进行。因为在意大利足球不是运动而是毒品。我并不是说人们会忘记曾发生过的事情,但是也许球赛会让他们放弃警惕……所以我咒的球赛的结果是一个无聊的0-0。”
其实亚特兰大的球赛无论会不会停摆,也没法阻挡日历一页页被撕去,只是贝加莫的6千位居民连同意大利3万名遇难者永远停摆在了2020年的春天。


——意大利华人街zior编译

返回文章列表